回首頁 > 學研機構

 
天涯何處是我的生技歸宿?全球十二個生技產業聚落側寫
   
[2018-05-22 ]

文/陳映嘉|波士頓台灣人生技協會 (BTBA) 共同創辦人,現任行動基因生技股份有限公司生物資訊暨人工智慧處副處長 

San Diego 城市景觀。圖/Pixabay

 

大家常聽到在蓬勃發展的產業聚落機會也比較多,譬如做高科技產業的人都會想要聚集到矽谷,那麼生技產業的聚落又有那些呢?除了本人剛好住過的幾個生技產業聚落,最近旅行也近距離接觸到不同城市風格,在此分享一下觀察心得。

[註]:在選擇要寫那些城市的時候,我選擇了心目中重要的生技產業聚落,但又加選了自己比較熟悉及最近剛好旅行到過的城市,如果有城市因而沒有入選,也不代表什麼,只是我比較不熟而已。

 

波士頓 Boston, Massachusetts

說到生技產業聚落,波士頓義不容辭是世界第一名,過去或許有些人覺得舊金山灣區的矽谷一帶生技產業也很蓬勃,但是不管是公司數目規模,尤其在密度上,波士頓已經遠超出矽谷。位在劍橋市麻省理工學院 (MIT) 附近的Kendall Square一帶,就是這大大小小三百餘家生技公司坐落之地,從大的傳統藥廠如Novartis, Pfizer,中大型生技公司如 Biogen,至無數的小型新創生技公司都想要進駐到這裡。

這些公司看重的是這裡高度的研發能量,尤其就近從創新風氣開放的MIT轉移技術繼續發展,於是各大公司紛紛把研發方面的headquarter設到這裡來。伴隨著生態系,包括有名的創投如 Flagship Ventures、育成中心如 LabCentral、非營利的生技產業聯盟如 MassBio 也都在這方圓一哩內設辦公室。因此,生技公司在這個地區可以快速得到資源,擁有吸引高階人才庫的機會,包括以哈佛大學為首的四十幾間大學,及八間大型醫學中心如麻省總醫院 (MGH) 等,為這地區注入了豐富的人才與研發能量。

 

波士頓:河的上方便是MIT-Kendall Square一帶生技最活絡的地方。

 

這個聚落當中製藥公司最為發達,因為大中小型公司產業鏈完整,製藥更是高投資高報酬的產業,於是這裡的生技投資與創業者多往製藥發展,但是近年來這一帶的創新能量也吸引了其他高科技產業進駐,在醫療器材的大公司如Philip, Boston Scientific,或是軟硬體公司如Google, IBM Watson,也紛紛在這設辦公室。

對生醫領域的朋友來說,波士頓充滿機會,不僅各大公司正積極擴張,在這裡也有許多生技講座,可以輕易與其他同業互相交流,就算是被公司裁員,也有快速跳槽其他公司的機會。由於哈佛相關的各大醫院內部有許多實驗室,在波士頓也是首先成立以年輕生技族群為主的台灣人社團 BTBA (Boston Taiwanese Biotechnology Association),組成以博士後研究員為主,也包含在生技產業工作不久的年輕專業人員,以及研究生和其他相關生醫領域的研究人員。來自台灣生醫領域的朋友們,到波士頓很快就能夠認識到同行的朋友,藉而快速熟悉這個地區的生活與工作機會。

下了飛機坐地鐵進入劍橋市,讓人突然感覺自己變聰明了,這個地區充滿了年輕有衝勁的人群,在公車上聽到的交談都是在討論彼此研究內容的,而在 Kendall Square 的咖啡館裡坐一個下午,會發現各桌都是生技業者在討論合作計畫。波士頓是一個面積很小的城市,在這裡生活出入坐地鐵和公車都很方便,雖然下雪的冬日不短,這裡的居民仍經常在街上行走或是騎腳踏車代步,Charles River 兩岸更四季都看得到跑者在練習。由於國際知名大學集中在此,城市的種族結構很多元,華人生活機能也很豐富,在波士頓大學附近有不少台菜餐廳的選擇,亞洲超市也有好幾間。

 

舊金山灣區 San Francisco, Northern California

俗稱矽谷的舊金山灣區不僅是高科技產業的搖籃,也造就一時輝煌的生技產業。世界第一個發展出生物藥的 Genentech 就在此地,其他有名的大公司還包含製藥的 Gilead、做定序儀的 Illumina、研究耗材與儀器供應商 Thermo Fisher,都在這個地區有研發中心。

搭上科技業發展的順風車,這裡的創投資金特別充足,並保持著矽谷大夢想家的風氣,願意投資在年輕的創新者,相對於波士頓講求專業經驗的製藥業,灣區的產業更多元,不管是生醫器材、服務、軟體都有很多人在發展。加州本來就是美國移民最多的地方,於是灣區吸引了全世界的創新者移入而人才濟濟,當地也不乏名校培養人才,包括矽谷科技業推手史丹佛大學、全美知名醫學院UCSF、及傳統名校加大柏克萊分校等。

灣區地域廣闊,生技公司多半集中在 Genentech 附近的 South San Francisco,或是這幾間學校附近,譬如Johnson and Johnson 成立的育成中心 JLabs 就在 South San Francisco。近年來科技業創投轉而對生技業產生興趣,幾個有名的加速器也開始投資培育生技公司,譬如 Y Combinator 和 Indie Bio 皆如此,而對擁有科技業背景的投資人來說,概念上運用電路與工程思維的合成生物學領域成為較能理解的方向,因而成為這些投資者轉投生技的首選。

灣區仍是創業及工作機會最多的地方,加上華人比例高,這裡成為許多生醫領域台灣人考慮的首選,在這地區的華人社團更是非常蓬勃,不管是各個年齡層或產業分別都有不同團體,其中以生醫為主的社團是 CBA (Chinese Bioscience Association),組成以來自台灣的生技產業專業人士為主,由於組織已有二三十年歷史,年齡層更廣,並也包含其他華裔族群參與。

生活在加州幾乎是不會想家的,亞洲餐廳充斥,連台灣超市99大華都是連鎖且散佈在灣區的各市鎮當中,尤其是南灣的 Cupertino一帶。然而灣區地域廣大,從舊金山市的 UCSF 一帶到南灣的史丹佛不塞車就要四十分鐘,如果從南灣要到東北邊的柏克萊一帶不塞車就要一小時,如果是平常上班日塞車的話,通勤時間再加上半小時到一小時少不了。灣區的房價受到科技業高薪族群競爭影響而高漲,即便是當教授的雙薪家庭都算是低收入戶,要在這裡買房對於初入社會的年輕族群極度困難,也造成不少人搬離開灣區。

 

南加州聖地牙哥地區 San Diego, Southern California

聖地牙哥稱得上是美國第三大生技產業聚落,這裡的特色是小公司林立、充滿創業氣氛,而大型生技公司僅有這幾年因為次代定序而起家的 Illumina 和已被 Thermo Fisher 買去的 Life Technologies (前身是Invitrogen) 在此設研發中心,其他各大藥廠在這裡多只有小規模的研發單位或生產。這個地區同樣依賴堅強的學術研發能量,包括加大聖地牙哥分校(UCSD),以及鄰近的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 (TSRI), Salk Institute, Sanders Burnham Research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Research等研究所,因此最蓬勃的生技新創集中在Sorrento Valley這區。

UCSD是以工學院最強,因此在這區的生技產業經常聽到的方向包含醫療儀器、藥物傳輸、生物檢測等。這裡活絡的產業也促成UCSD在約十年前成立管理學院,訓練 MBA 的人才以注入當地產業。聖地牙哥向北一、兩小時即到達橙縣爾灣 (Irvine) 及洛杉磯地區,其中橙縣算是醫材產業聚落,如Medtronic, Edward Scientific都是全美數一數二大家的醫材公司,橫跨醫材與製藥的Allergan也在橙縣。

 

聖地牙哥的陽光與海灘,讓人生活與工作間都保有渡假好心情!

 

聖地牙哥的華人不及洛杉磯地區多,但是在生醫方面格外出色,前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原本就是TSRI的教授,而UCSD生物工程系的創系元老馮元楨及創系系主任錢喣兩位教授也都來自台灣,因此此地和台灣生醫界也維持良好聯繫。當地生醫類台灣人的團體則剛剛成立 SoCal TBA (Southern California Taiwanese Biotechnology Association),以畢業即創業的年輕族群為首,並有其他研究生及年輕專業人士參與,觸角更涉及洛杉磯,每年舉辦研討會以及幾場職涯講座。年齡層稍長的相關組織包含科工會,雖然以科學與工程為主,但成員也多半對生技感興趣。

聖地牙哥的生活比灣區和洛杉磯地區少一點壓力,親近的海岸和一年三百天的陽光讓人常保好心情,交通也比加州另外兩大城市要好得多,台灣食物雖然較少一些,但仍然有連鎖的大華超市和許多亞洲餐廳,是非常適宜居住的地方。

 

德州休士頓 Houston, Texas

德州給人的想像並非科技發達之地,然而休士頓已悄悄地要打造全美最大的健康醫療中心,在這裡的德州醫學中心包含環繞著MD Anderson 醫學中心的多棟大樓、連著附近的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和 Rice University,地域之廣大已經如同一座城市一般,尤其整個醫學中心區域都是新設計新蓋的大樓,無論在醫院的床位、研究所的數量、還有帶動產業合作的建設都符合「德州什麼都大」的印象。對抗癌症是寫在MD Anderson招牌上的口號與方向,而發展新創生技產業也已經成為這裡產官學的共識,從傳統的石化工業漸漸轉移到健康產業,仗著德州個外充足的州政府經費,這裡也很看好成為未來的生技聚落。

 

MD Anderson 研究中心的招牌。圖/Steven Saing, Flickr

 

德州是暨加州之後美國最多台灣人的地方,當地台灣人的團體也很多,以生醫領域研究生為主的德州台灣生物科技協會(TTBA, Texas Taiwanese Biotechnology Association)活動相當熱絡與頻繁,連結了休士頓、台灣人也很多的大城市達拉斯、科技業起飛的奧斯汀、以及 College Park, San Antonio 等多座城市的生醫研究人員,為德州帶來特別的吸引力。

相對於東西兩岸,德州的房價及物價實在便宜,每人都可以分到很大的生活空間,並駕車往返於家與工作場所,生活壓力要小很多,在幾個大城市裡面的華人超市、餐廳也都有不少選擇,氣候上雖然夏季炎熱,但台灣不也是如此?因此,考量收入與開銷之下,其實休士頓還頗有吸引力!

 

西雅圖 Seattle, Washington

位於美國西北的大城西雅圖不如加州受到矚目,但在許多方面都如同加州,有加州的好處而少一些加州的缺點。這裡的產業向來圍繞著高科技,從傳統最大的飛航公司波音公司、電腦大亨微軟、到網路購物平台 Amazon,但由於華盛頓大學、Fred Hutchison Cancer Institute, Institute of Systems Biology 等以生醫出名的學研單位座落,生醫產業也很發達,多半以中小型公司為主。和蓬勃的軟體交互產生的火花,讓這裡特別適合發展生醫軟體服務。

西雅圖的華人也還不少,雖然沒有辦法像加州相比,但仍有不少亞洲餐廳選擇。這裡兼具了紐約、波士頓等大城市與加州的優點,有方便的大眾運輸系統、充沛的水和綠茵茵的景致,但圍繞著近郊Bellevue地區的科技公司總部,讓這裡的生活又類似加州有獨棟房子、氣候不冷,而交通比加州好許多,成為許多加州人離開時搬入的城市首選。

 

紐約與紐澤西 New York & New Jersey

距離紐約市一小時車程的紐澤西地區是傳統上美國大藥廠的聚集地,傳統大藥廠幾乎都出自於此,比如Johnson and Johnson, Novartis, Roche等,從前都在這邊設美國的研發總部,然而紐澤西地區的藥廠現在漸趨沒落,雖然仍然支持著大多數生醫專業人員,但已不再成長,較少給新鮮人的機會,反而地區內的新興機會轉入紐約市區,開始有新創圈發展,也開始有生技導向的育成中心。

紐約市區房價房租貴得像天方夜譚,但伴隨著當然是活潑的多元文化,紐澤西則擁有郊區的舒適,及離紐約市近而擁有一小時可取得各種生活娛樂的優點。

 

華盛頓特區/馬里蘭 Washington, D.C. & Maryland

華盛頓特區的經濟活動圍繞著美國政府單位,生醫領域當然以NIH為中心,所以生技產業也多半在馬里蘭地區,最大的生技公司是MedImmune,其他小公司則環繞在NIH四周。由於規範藥品、食品、醫材等等產品上市的單位FDA就在這裡,也成為生醫產業相關周邊單位在這裡發展的原因,比如法規單位、病友會所組成的國會遊說組織、專利律師事務所都看好離政府近的優勢。相對的會在政府單位做事的人更保守且注重生活穩定度,於是在這區新創較不是那麼興盛。

 

北卡三角研究園區 Research Triangle Park, North Carolina

RTP (Research Triangle Park)是北卡州州會及北卡州立大學所在地 Raleigh、醫學院聞名的 Duke University 所在的 Durham、及北卡大學所在的教堂山 (UNC Chapel Hill) 三個城市所構成的三角地帶當中的科學園區。大藥廠 GlaxoSmithKline 的生產中心便設在這裡。由於屬於美國南方地較便宜,卻仍然擁有三間名校所訓練的人才,北卡成為生技藥廠建廠的選擇,在這裡有不少跟生產製造藥物相關的機會。

北卡的華人較少,如果嘴饞想吃些台灣口味的食物,除了那幾家餐廳之外,就只好去中式雜貨店買些材料回家自己做。

 

倫敦地區 London, UK

英國這幾年積極發展生技,尤其在倫敦及劍橋一帶帶動新創風氣,我雖然沒有親身去當地經歷過,也從身邊的朋友、產業新聞上面頻頻看到倫敦劍橋地區生技業界發展的消息,不管是英國政府給予的經費、當地生技新創社團組織、生醫領域經驗交流的活動,都非常頻繁,譬如由牛津劍橋起源的新創培養單位Oxbridge,或是跟隨著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倫敦帝國大學、Wellcome Trust Sanger Institute等等學研單位合作或技轉的生技公司也非常多,是位在歐洲非常值得關注的新興生技產業聚落。

 

瑞士巴賽爾 Basel, Switzerland

Basel 這個城市位於瑞士、德國、法國的邊境,雖然是歐洲內陸的小城,卻是 Roche 和 Novartis 兩大藥廠的 headquarter 及發源地,這裡還有 University of Basel 也相當有名,到底為什麼小小的國家如瑞士,卻能夠塑造出兩間世界前幾的大藥廠?這是我一直很好奇的。不知道跟這裡的多元文化是否有關係,或許能採納更多來自不同文化的優勢,聽說在Basel上班的人,很多會住在德國,騎腳踏車去法國買菜,以彌補瑞士生活費高昂的缺點。

 

上海 Shanghai, China

要說亞洲的生技產業聚落,那非上海莫屬,在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央的商業大城,任何大廠在亞洲設總部的時候必爭相選在此地,於是從四、五年前各大藥廠進入中國市場之後,也紛紛在上海成立大型研發總部,甚至有些不惜把美國的某些研發點關閉,整批搬到上海,舉凡 Roche, GSK, Novartis 都有在上海,帶動著中小型的生技公司,無論外企或是中國的,也都搶著就近在此開發。這裡的高等學府也很集中,有名的復旦大學、上海交大,還有上海生科院、中科院都在這裡有很大的校園,更是全中國各地年輕人都想要來求職的黃金之地,各個產業都發達。若要說有什麼發展上的缺點,似乎是太競爭了!

距離我上次踏上上海已經六年之久,除了知道這是個競爭的大都會之外,了解有限,但上海絕對是不容忽視、下一站該去的城市!

 

北京 Beijing, China

身為中國首都,北京也是中國最高學府北大清華所在地,沿著兩校之間的中關村蓋著幾棟新興大樓,全都是提供給學校師生創業育成的地方。近年來中國經濟開放,學術研究水準提高,現在政府更鼓勵創業,讓整個國家瀰漫著人人皆創業的氣氛!

 

北京中關村:地大錢多人多,全民皆創業!

 

跟生醫領域相關的,似乎更圍繞著二十分鐘車程外的北京生命科學研究所(NIBS),在那一帶有極大的生技園區,大樓旁又是大樓,有三棟專門做生技育成,任何教授有了新點子都可以到這裡試試身手,在跟國家申請一些經費來籌措新創公司。北京雖然不及上海為商業大城,但由於是人才集中、又有傳統政經地位的城市,各大公司仍然難免要進駐,尤其想要通過中國 CFDA 或是申請專利,就近在政府旁邊準沒錯。因此,這裡也是大大小小各類型的生技公司都很多,尤其中國最具競爭力的CRO (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在這裡也是少不了的。

北京是個龍蛇雜處之地,最有錢的高官和最窮的打工仔都可能在同時同地出沒,社會結構是複雜的。這裡的房價是天價,交通也是烏煙瘴氣,空氣塵霾更不必提了!但是在這裡也最容易遇到能幫助你的貴人和你最需要的人才,因此這個充滿機會與挑戰的地方,深深吸引著許多年輕人一展身手。

 

※ 本文轉載自陳映嘉博士部落格 Inca's space原文標題為《城市側寫-十二個生技產業聚落連結。若有轉載需求,需徵得原作者同意。

 

相關連結: https://bit.ly/2H5G1u4